相关分类 ClassIfication

最新报道 News

公司新闻 News

海南动车“美容师” 每天洗厕所200多遍

 动车保洁员王瑞蕾在清理车厢地板。海口晚报记者 光明 摄

 

    一天下来,仅列车卫生间,王瑞蕾就要清理200多次。海口晚报记者 光明 摄

 

    列车到三亚站后,等在车站的保洁员清理车体灰尘。海口晚报记者 光明 摄

    10月26日是海南省第10届环卫工人节,这是属于海南省所有环卫工人的节日。这些“城市美容师”任劳任怨,积极投身“文明大行动”,出色完成了公共保洁等工作,为创建一流国际旅游岛人居环境、推动海南经济社会发展作出了贡献。

    也许很多人并不知道,在东环铁路动车组上,也有一支近1200人的环卫队伍。他们或在动车上承担随车保洁任务,或在15个站房负责站房的保洁,或在动车所为动车“接风洗尘”……虽然不同于我们平时见到的街道上的环卫工人,常常要经受风吹日晒、满面尘灰,但他们工作的辛劳同样令常人难以想象。

每天要“洗厕所”200多遍

    10月25日下午3时50分,随着清脆的笛声响起,东环高铁D7327次动车从海口东站缓缓驶出站台。

    来自河南驻马店的女保洁工王瑞蕾,在列车开动不久,就开始在车厢里清扫卫生,手持拖把逐个车厢清洁地板。

    当她得知记者想了解她在车上的工作情况时,她为难地告诉记者:“虽然上面让我给你们介绍一下,但车上的保洁工作是有流程的,我只能和你最多介绍10分钟。”

    这是一位朴实、直率的人,她毫不掩饰自己内心的想法:“列车会准时到下一个站,而到下一个站之前,我要按公司规定的标准,清理地板、擦洗厕所、台面,每一道工作要接受检查,有时感觉工作就像在打仗,容不得我半点马虎。”

    D7327次动车有8节车厢,王瑞蕾和另一名保洁员黄美妹各自负责4节车厢的卫生保洁。16岁初中毕业后,王瑞蕾先后在深圳一家电器工厂里打过工,在三亚当过售货员,最后应聘到中铁富红公司当随车保洁员。这位已是一个两岁小孩的母亲,对家庭和事业倾注了太多的感情。“现在的这份工作很稳定,收入也不错,我很珍惜它。我很多时候下班回家已是夜里12点多,回家累了衣服都是老公洗,孩子也要他带,他们都很理解和支持我的工作。”

    然而这并不是一份轻松的工作。即使是头天晚上下班后,洗完澡已快凌晨1时,王瑞蕾也必须在凌晨5点多,就得从租住的住所出门,乘15分钟的公交车到班开班前会,接下来做乘前准备、站岗接车、作业检查、补充备品,然后开始随车的“擦抹清扫收”工作。

    “我们的每道工作程序都会有相关标准,我没办法给你统计一天要挥动拖把多少次,我想说不计其数可能比较形象。”王瑞蕾说,“从农村出来干活很少知道累,但在这里一天下来几乎全身酸痛。”车厢里的卫生不能见一点脏,哪里脏了要随时清洁。仅仅清理厕所这道工作,王瑞蕾粗略地计算了一下:按每天随车6趟计算,她每天工作的时间在10多个小时,仅厕所保洁就需要200多次(4节车厢,9个站点,每个站点规定保洁一次)。“清理厕所最怕人家吐口香糖和呕吐,很难清理。有时候还要帮不小心把手机等掉进马桶的顾客‘掏’东西。”来源365彩票官网之站

清理呕吐物还要安慰乘客

    今年33岁的黄美妹是琼海人,以前在当地一家夜宵店做过服务员,今年2月份应聘为随车保洁员。这一次,她与王瑞蕾随同一列动车做保洁工作。

    黄美妹告诉记者,每天早上一上车,就要开始擦抹厢壁、行李架、小茶几,清理垃圾,拖洗地板,收拾脏物。每天要“洗厕所”200多遍并不是最辛苦的工作环节,到终点站后给几百个座椅转向,也是需要力气和时间的。有时动车在站内停半小时,有时才停10多分钟,要在这个时间段把座椅全部转向,确实就像打仗一样。

    中铁富红公司东环铁路线负责人姚金告诉记者,有时候实在忙不过来,终点站的保洁员也会上车帮她们一把,不然那么短的时间里,随车的保洁员确实难以完成所有的座椅转向工作。

    最紧张的工作,也许并不是这些体力活,而是面对晕车乘客的呕吐。“有一次,有位乘客因为身体不适,呕吐在车厢里,我用了4卷卫生纸都没擦干净。”黄美妹说,“最关键的是,我们在清理顾客呕吐物时,还要安慰他们,不能让他们感觉到心理压力,要让他们放松心情,还要照顾好其他乘客的情绪。”

    作为一家国内知名的列车保洁服务企业,中铁富红公司还对保洁员们有着许多严格的规定,如随车保洁员不能坐在座椅上。“实在支撑不住了,也只能站着背靠一下车厢,就算休息了。”黄美妹说,保洁员围裙口袋里,专门放着一瓶清洁液,车厢里面脏了,要随时清洗干净。有次在朋友家,看到人家镜面上有点脏,她马上就掏出清洁液去清理,还以为在车上呢。“说实话,乘客感受到的动车干净整洁的环境,就是这样一点点且不停地保洁出来的。”黄美妹说。

最盼望有个安静的休息场所

    列车到达三亚车站,乘客下车后,王瑞蕾和黄美妹开始紧张有序地为座椅转向,为下一趟车次做准备。站内的其他保洁员,则上车清理垃圾,为车体保洁。

    在三亚站内,记者遇到了上一车次的随车保洁员陈海红。她来自海口市秀英区东山镇儒万村,在家时种地,后来在海口一家手套厂做过工,去年3月应聘上随车保洁员。车上的工作虽然辛苦,但收入稳定且相对高些,能补贴家里,这让她倍加珍惜。陈海红的老公在海口开出租,有时也要开夜班,陈海红下班到家时通常都12点多了,两个人常常难碰面。同王瑞蕾、黄美妹一样,身为家庭主妇,自从上车做保洁后,陈海红很少再有时间帮助家人做家务,甚至自己的衣服,有时候也要老公来洗。

    中铁富红公司的负责人何桂红说,在东环铁沿线车站、动车及出岛列车等岗位上的保洁员有1136人,他们是一个容易被外界忽视的群体,但又是铁路保洁和人们文明出行时一支不容忽视的力量。“他们虽然工资待遇不是太高,每月工资在2000元多一点,但他们是一支高素质的队伍。”何桂红称,今年1-9月份,他们在做好保洁的同时,还捡拾交还旅客遗失物2470多次,其中有现金65786元,另外还有手机和金戒指等物品。

    他们的无私奉献和美丽心灵,值得人们尊敬。他们的心愿,也让我们为之动容。在采访结束时,王瑞蕾和黄美妹道出了所有保洁员的心愿:列车上没有她们坐下来的座椅,她们希望下车后,有一个距离车站较近的固定住所,或者安静的休息场所,在劳累一天后能好好休息。(

 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